打造东莞制造2.0强化版

作者: admin 2016-09-20 09:03 来源:东莞经济 东莞制造 2.0强化版

通过在全球范围内优化资源配置,强化提升成本控制能力和品牌推广能力,传统的要素驱动型产业仍然可以保持原有的竞争优势,顺利进入转型升级与创新发展的第二春。

东莞经济网讯  2015年登陆新三板后,广东省葫芦堡科技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创举在主导企业转型和创新方面动作频频。结合运用高科技,在产品中融入动漫元素,这家专注于做儿童家具的企业瞄准二胎市场,开发出了一款“二胎神器”婴儿床,市场前景一片看好。从接手之初年亏损两百多万,到如今登陆新三板,估值数亿,葫芦堡算得上是东莞家具制造行业的明星企业。


葫芦堡是东莞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也是企业主动适应市场需求变化和经济发展环境转变的一个生动案例。


完成了技术、人才、资金、产业基础和市场基础的积累,除了在本土推进提质增效计划,通过在全球范围内优化资源配置,强化提升成本控制能力和品牌推广能力,传统的要素驱动型产业仍然可以保持原有的竞争优势,顺利进入转型升级与创新发展的第二春。


而随着以全球化为导向的传统产业集群化、精品化、品牌化发展路线逐步延伸,土地、人力和能源等生产要素集约化利用,将为发展总部经济创造条件。


产业转移换取战略发展空间


有人说,中国经济已经告别了人口红利所带来的高速增长期。诚然,随着要素成本不断上升,以传统要素驱动型产业起家的东莞,近年来面临的内外部挑战日益增多。值得庆幸的是,东莞经济以民营经济为主,拥有较强的应变能力、发展活力和创新动能,能够快速应对经济环境的变化和市场需求的转变。


近年来,企业的综合发展成本已逐步上升至历史高位。据统计,2015年,企业的主营业务成本与主营收入比达到85.68%,呈连年上升的态势。与其他经济体相比,我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明显下降。


有资料显示,2014年国内制造业成本相当于美国的95.5%,高于印度、墨西哥、越南等新兴发展中国家。此外,工业品出厂价格(PPI)连续下降,但企业成本指数却在上升,对企业利润形成两头挤压,大大降低了中国制造的国际竞争优势。


面对发达国家制造业再回归计划和新兴发展中国家的正面挑战,包括东莞制造在内的中国制造要继续保持竞争优势,首先面临的问题就是降成本。


对于一些系统性的成本上升问题,大部分企业特别是中小型民营企业往往只能被动接受。在现有条件下,顺应新一轮全球产业转移的趋势,寻求在更广泛的范围内整合资源,提升企业降成本的选择空间,是企业降成本、保优势的必然选择。在这方面,东莞部分企业已实现了率先走出去的目标。


作为中非经济合作的标杆企业,东莞华坚集团顺应经济全球化发展趋势,尊重市场经济条件下全球产业链自然分工规则,率先在非洲国家埃塞俄比亚投资设厂,成为向非洲转移的首批东莞民营企业之一。


在主动走出去的同时,华坚集团还带动其他莞企抱团走出去。2015年5月份,由华坚集团在埃塞尔比亚投资的华坚国际轻工业园正式奠基。据了解,该工业园是东莞企业在非常非洲投资的最大的项目之一,占地面积126公顷,总投资达32亿元人民币,将于2020年建成。2015年下半年,华坚集团与16家进驻华坚国际轻工业园的莞企签署了合作意向书。


华坚集团的全球化战略是莞企全球化布局的一个缩影。全球产业链分工是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但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稳定的基础,继续保持传统制造业的竞争优势,利用全球资源、劳动力和市场,强化东莞制造乃至中国制造的地位和竞争力,是保持经济平稳快速发展的重要支撑。


如今发达国家纷纷出台各种制造业回归计划,这是中国制造需要汲取的教训。抓住新一轮全球产业转移的机遇,在全球范围内拓展产业发展的战略空间,继续保持传统制造业的竞争优势,是莞企“走出去”战略的主线之一。


全球化布局实现差异化发展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我国贸易结构进一步优化,一般贸易出口占出口总额的55.7%,提高1.3个百分点,同时对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增长较快,上半年对巴基斯坦、俄罗斯、孟加拉国和印度出口分别增长22.5%、16.6%、9.0%和7.8%。可见,在将生产加工环节转移到生产成本相对较低的国家或地区的同时,大力拓展新兴国家市场,是企业消化过剩产能,实现差异化发展的重要发力点。


东莞市力鑫包装机械厂创始人之一孙百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市场发展较为成熟,竞争格局趋于稳定,同质化竞争明显,中小型企业难以在短时间内依靠传统发展模式撼动龙头企业的主导地位。


而印度及东南亚新兴工业国家正处于工业化快速发展阶段,大量制造企业对工业零配件的需求量急剧增加。参照以往发达国家制造企业对外扩张的路线,东莞五金企业可以发挥技术成熟、产业配套完善和价格相对低廉的优势,积极开拓新兴工业国家市场。


据孙百军了解,目前东南亚国家工业基础相对薄弱、产业配套相对较为落后,大量机械五金部件需要从国外进口,而且当地多数企业主要看重的是产品的价格。因此,莞企可以找准切入点,积极开拓新兴国家市场,挖掘“一带一路”上工业化发展速度较快的国家和地区的市场潜力,拓展企业的发展空间。


葫芦堡是莞企走出去的典型案例之一。通过在产品中充分融入动漫元素,葫芦堡自2011年以来,每年参加在东莞举行的漫博会,并在展会上斩获不少中东国家客商的订单,是近年漫博会上的明星企业。2015年登陆新三板后,葫芦堡研发的“二胎神器”婴儿床在德国发布,其全球化布局的步伐正逐步加快。


据了解,这款售价上万元的胎婴床,还没上市斩获国内外市场数千万元订单。在其他传统家具制造业仍在转型升级的泥潭中苦苦挣扎之时,葫芦堡通过跨界融合创新和国际化布局实现了从传统家具制造企业向创新型科技文化企业的华丽转身。


慕思寝室用品有限公司是莞企国际化布局,实现差异化发展的又一标杆性企业。导入全球先进技术、优秀人才和优质资源,提升产品技术含量、设计能力和品质水平,生产切合消费者文化认知的健康睡眠系统,建立全球化的营销体系,提升品牌价值,慕思形成了强大的产品力、品牌力和服务力。当大多数制造企业还习惯于被整合的时候,慕思早已完成了角色转换,在全球整合优质资源,开拓国际市场,做全球性的行业领导型企业。


政府搭台、企业主导、社会参与


单个企业的力量是微弱的,企业抱团才能形成合力,企业间协同发展才能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和城市创新发展。知名金融信托专家、经济学家孙飞认为,面对新一轮产业转移,莞企可以联合走出去。


华坚集团在埃塞俄比亚建设国际轻工业园是在中埃两国政府共同推动下落实的合作项目的。然而,东莞经济主体为数量众多的中小企业,走出去缺乏话语权和谈判基础。


为避免中小企业盲目、慌乱地走出去,未来需要发挥政府在对外谈判方面的公信力和对称性,争取与其他国家或地区的谈判方拥有同等的合作地位,为企业争取更多有利的合作条件,提高基础设施保障水平,并为合作战略具体落地提供官方背书。


参照国际经验,东莞可以在现有基础上,参照新加坡淡马锡模式,由政府建立种子基金,吸引社会资本积极投入,引导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企业分批次、有秩序地转移出去。


工业4.0时代,发达国家纷纷强调制造业回归,东莞作为制造业大市正处于转型升级的窗口期。东莞要通过内聚外联,提升企业发展的联动水平,再引导企业成批次、有秩序地走出去,在全球范围内延伸产业链条、整合资源,以保持原有优势的同时,为发展以科技成果产业化为核心的总部基地,打造创新要素汇聚的创业天堂创造条件,全面打造东莞制造2.0强化版。


因此,为有效发挥东莞经济现有的产业优势、渠道优势、资金优势和规模优势,东莞应当建立城市产业转移发展基金,以政府搭台、企业主导、全民参与的形式,与其他国家或地区合作建立集群化、企业间协同发展的产业园区,嫁接优势,实现战略发展空间转换。


在生产成本上升、市场竞争模式转变的条件下,主动适应全球经济互动与产业转移的格局,保持传统制造业优势,发展总部经济,通过两条腿走路,东莞经济将突破传统发展模式的瓶颈,并为建立新的经济增长点争取发展空间。东莞制造2.0强化版,既是传统产业继续保持竞争优势的集约化、全球化发展的衍生版,也是总部经济崛起的创新发展的践行版。

                       

                              微信公众号:“东莞经济”dg136688


0
1

条评论

0/300
发布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