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经济》一行看望百岁老党员邝耀水英雄

作者: 籍康 2021-03-03 15:59 来源:东莞经济 东莞经济 慰问老党员

3月3日,《东莞经济》执行主编籍康、东莞经济与城市发展研究会党支部负责人徐燕辉,赴塘厦镇看望慰问东江纵队老战士、百岁老党员邝耀水,并送上单位和支部的慰问。老英雄向籍康、徐燕辉赠送了个人回忆录《萍踪忆语》。

          一起参加慰问的还有盟大集团党支部、东莞联通城区政企党支部党员、塘厦小学师生代表、三正集团党支部、东莞日报和东莞电视台记者等人。

 

今年102岁高龄的邝耀水老党员在革命和建设年代,对党的事业和塘厦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邝耀水老英雄生于191912月,广东东莞人,1937年参加革命工作。曾参加过抗日救亡先锋团战时救护队、抗日模范壮丁队、东江纵队。1949年以后,历任东莞县军管会军事特派员、工商科长、贸易公司经理、办事处主任、副局长、县政协常委。

邝耀水老英雄1938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经历过枪林弹雨的考验,也接受过地下斗争的洗礼。他曾深入虎穴探敌情,冒险建立党的联络站,他担负过部队后勤重任,为部队筹集经费给养。解放后,他出任东莞县政府工商科长,稳定市场物价,保障物资供应;也担任过东莞防汛指挥部负责人、县水利局副局长,指挥抗洪防汛、联围筑闸,奋战水利一线。

邝耀水英雄晚年积极参加关心下一代工作,任塘厦镇关工委主任十多年。他经历坎坷,屡受挫折,但他坚定地相信党、相信人民,一心跟党走。

 

面对着青少年一代,老英雄略有思索,回忆起峥嵘岁月,战斗的伤痛、战友的牺牲,这些让英雄不禁眼眶湿润。虽然英雄已经年过百岁,但是神采奕奕,思维和表达依然非常清晰。20岁时,他成为了东莞地下党的第一个交通站站长,并将东莞——宝安之间的交通站设在家中当年,他带领10余名队员,深夜潜入大沙河中放火烧桥,破坏日军交通线,被日军机枪打中腿部。30岁时,他勇担东江纵队驻香港联络站站长,在复杂的形势下维系着党与在港进步人士的联络。80岁时,他拖着病躯,奔走于塘厦各个角落,帮助57名失足青年成功戒毒

 

为人民服务成为信仰

塘厦四周群山环抱,分布着许多小山丘。邝老回忆说,解放前,塘厦村与村之间以及通往外界的道路大都是羊肠小道,只能行人不能行车,交通闭塞。因为地理位置偏僻、出行不便,塘厦堪称东莞的西伯利亚。邝老回忆道,当时塘厦通往外界主要靠广九铁路(今广深铁路)。

1937年,18岁的邝耀水在广九铁路乌涌车站养路班做短工,从早上七点起床,就举着七斤多重的镐头到路基上敲打碎石,一敲就是八小时,一天下来累得筋疲力尽、两脚麻痹、双手疼痛,很是艰苦。

 “风雨飘摇忆幼年,我是贫苦人家出身的,中国共产党是真的为贫苦人家做事的。我6岁都不会走路,没有书读,13岁就做童工,半工半读,完成小学。现在有人说我有点知识,是党给我的,给我机会的。以前是那么贫苦的人,今天那么幸福了,党委托你的事情,能不投入吗?邝老说。

邝老英雄有许多精辟言辞。他说,他是一名普通的抗战老战士,在他身边牺牲的许多战友,都是顶天立地的抗战英雄。他们当年参加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如今这些目标已实现,看到祖国和家园越来越繁荣、昌盛,他感到无比欣慰。

邝老希望,年轻人一定要加强道德教育,做人立德为先。在那个年代,没有高尚的道德品质,就没有革命的胜利。

  一个人最可贵的是,不管在什么时候到什么地方,都让自己发光发热,为社会做贡献。

  “这是个信仰问题。为人民服务,已经注入我的生命。我从入党那天起,就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党,将自己的命运同国家的命运和党的命运连在一起,国家好,党好,我就不会衰。如果自己不好,就会拖累到国家。

 

家中建抗日交通站

193811月,日军攻占东莞县城并挥师南下,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不断撤退,最后退到大朗水口村的东山庙附近。时任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队长王作尧宣布,东莞地下党第一交通站在东山庙附近正式建立,第一任站长正是邝耀水,站址就设在他的家里。从此,邝耀水开始了交通情报工作。

当时搞交通情报工作没有老师,没有学习对象,没有设备,只有自己摸索。邝耀水从最基本的做起,每天起早摸黑描绘附近的地形地图,平时没事就坐在村头和村民聊天,获取有用信息,为抗日壮丁队准确获取情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夜烧敌桥

1939年,日军已占领深圳、南头城及太平,连成一线,不断扫荡抗战游击队。此时的邝耀水正在阳台山的情报站,而阳台山就位于日军占领区的连线上。

9月下旬,游击队决定反攻宝安王作尧带领的大队任务是夺取南头城。当其时在日军连成一线的占领区——从太平到南头、南头到宝安有一道大涌桥的木桥,是宝深交通线的要道。要反攻,就必须切断日军的交通线。

邝耀水熟悉大涌桥一带地形,带队烧桥的重任自然就落到他身上。邝耀水回忆说日军在大涌桥的两个桥头建固定的水泥钢筋堡垒,每个堡垒有十五个日军,二十四小时把守着大涌桥,保障补给物资必经之道的安全。大涌桥下,流淌着大沙河,每当到了夏季,大沙河河水泛滥,河面可达50多米宽。王作尧对此作出指示,潜入水中,火烧大涌桥

920 日,水涨,邝耀水一行10人潜入大沙河中。10名队员身上除了烧桥的煤油,携带的武器只有左轮手枪或者驳壳枪,一旦与日军交战必死无疑。

深夜12点,邝耀水等人从大沙河逆流而上,到达目标地点。趁着夜色掩护,游击队把旧棉被撕开,用麻绳将棉花死死地缠到做桥墩的杉木上,而后泼上煤油,把棉花都浸透。这时,队长黄木芬一声令下放火,几十个火头一起燃烧起来。没等桥头堡垒的日军反应过来,突击队已立刻往大沙河上游撤退。

突击队在夜色和河堤的掩护下,一直向着上游前进。日军似乎觉察到河底有人架着机枪疯狂对着河面扫射。面对敌人几近疯狂的攻击,队长黄木芬沉着冷静,他命令队员不能开枪,否则就暴露位置

突击队往上游潜了近500驻扎在大涌村的日军迅速把河堤包围,并在上游岸边设了临时机关枪阵地。这时,黄木芬命令所有队员掏出手榴弹,拔开安全盖,继续向前。潜到距离敌军机关枪阵地约10米左右,黄木芬把手一挥,手榴弹一齐掷向日军机关枪阵地。敌方顿时方寸大乱,邝耀水带领小队冲了上岸,向上游小山方向撤退。

日军继续追击。邝耀水还清楚地记得,日军在身后用机关枪扫射,子弹就在耳际嗖嗖地擦过。这次任务,小队牺牲了三个人,邝耀水也在这次任务中受了严重的腿伤。

 

0
2

条评论

0/300
发布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